地球上唯一理解时间本质的人——100个科学问题之39

海云青飞 20190615

海云青飞 可能是地球上唯一理解时间本质的人

极大多数试图解释什么是时间的人,却连时间的基本知识都不懂。时间是有不同类型的,如果不分类型,那么是永远说不清楚时间是什么的。在《悟道相对论》 https://xdl.tuenhai.com/ 里已经说清楚了时间的本质,这时再重复一下

时间分钟时和命时,钟时是钟表时间,这只是人类为了沟通方便定义的一个度量系统,和时间的本质并没有关系

命时,是和特定物体的运动状态或者说空间性紧密绑定的时间,和钟时没有必然的关系。命时才是反映出了时间的本质。命时是用来描述物体空间性的一种语言,我们说 一个物体空间性大,换成命时的语言,可以说是这个物体的命时长,也就是这个物体的存活时间长,更加准确地说是这个物体存在于这个宇宙的合法性大

任意两个不同物体的空间性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个人的命时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人类的感觉系统不能直观、完整地感觉到物体的空间性,所以,命时,对于人类始终是个不解之谜,这就像是你有一个隐形的女朋友,你又如何了解她,和她谈恋爱呢

人类虽然不能直接感觉空间性的大小,但是空间性的数学形式本身是不复杂的,也是可能大概地用人类的语言描述的

观中国数千年历史长河,改朝换代时的开国皇帝一般是当时环境下最具合法性的力量的代表,他在开辟新朝过程中往往具有较大的空间性,吸引各方面的人才投奔他,他本人也多是豪气干云,礼贤下士,空间性大意味着运气好,各种机遇都在促成他走向成功

一个人的空间性并不仅仅是体现在她的身体所占的空间,完整的空间性体现在她与环境的交互的广度和深度。人类远古的祖先开始直立行走以后,她的视角画面扩大了,这就决定了她和环境交互的广度增加了,随之而来的是她和环境交互更加深入,比如人和人之间协作更加紧密,人对自然的了解更加深入。人的身体的单方面的力量并不见得超过猩猩,然而人类却是猩猩的进化形态,因为人类的空间性变大了。所谓进化,意味着空间性的扩大

人类千百万年的历史上,有无数人在探索进化的奥秘,比如各种修仙、修道、修行理论,可惜他们没有理解空间性,基本上是无用功。空间性决定命时,命时也可以理解为物体存在于这个宇宙的合法性,人活着的意义就在于扩大空间性以增加自己存在的合法性

39 时间是一种幻觉呢,还是确实存在的东西?怎么来描述时间呢?

《你知道吗?——现代科学中的100个问题》

阿西莫夫著 暴永宁等译 碧声扫 https://www.tuenhai.com 整理

首先要指出的一点是,时间是一种心理学方面的事物。这是对时间长度的感觉。你吃过了东西,而过了一会儿,你又感到饥饿了。现在是白天,而过了一会儿,就成了黑夜

这种对时间长度的感觉是什么?究竟是什么东西使你意识到某件事情“过了一会儿”才发生?一般说来,这些问题属于思维机理的范畴,是有待今后解决的课题

每个人都会意识到,他对时间长度的感觉随环境而变。干一天活,好象要比同好朋友在一起呆一天长得多,听一个小时枯燥的报告,似乎也比打一个钟头扑克显得长。这就是说,我们所提到的“一天”或“一小时”在某些场合下可能要比在其他场合下长一些。不过,这里面有一桩麻烦事:一段时间在某个人看来可能显得长些,在另一个人看来又会显得短些,而对于第三者来说,却既不长也不短

要使时间观念对一群人都适用,就一定得找到一种普遍适用的、并不因人而异的衡量方法。如果有一些人商定在“六个星期后”准时会面,那么,靠每人自己觉得六个星期已过,然后来到会面地点,这是没有用的。大家必须全都同意在数过四十二个白天和黑夜后前来践约,而不管每个人心里的时间感到底如何

当我们选择好某个客观的物理现象作为代替我们对时间的本能感觉的一种手段时,我们就有了一种可以称之为“时间”的东西。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一定不要试图把时间定义为某种东西,而只能把它定义为某种度量系统

对时间的最早量度涉及到周期性的天文现象:正午(太阳升到最高处)的一再出现,标志着天数;新月的一再出现,标志着月数;春分节气(寒冷季节过后,太阳跨过赤道的一天)的一再重复,标志着年数。把一天划分为相等的小单位,就得到了小时、分和秒

然而,在我们设法利用比正午的重复变更为迅速的周期性运动之前,这些很小的时间单位是无法精确地测量出来的。等振幅摆和等摆游丝使得十六世纪出现了现代的时间量具。从那时起,对时间的量度才成为精确可信的。现在,对于更精确的时间,我们用原子的振动来量度

我们怎样能保证这些周期性现象真的是“均匀的”呢?难道它们不会象人对时间的心理感觉那样也是不可靠的吗?

有可能。不过,我们可以用几种方法独立地测量时间,并把测量结果加以比较。如果某种方法有显著的不均匀因素,那么,在和其他方法进行比较时,这种不均匀性就会表现出来。如果所有的方法都不均匀,它们也很难是恰巧同样地不均匀。因此,如果各种测量结果十分相近——实际结果也正是如此。我们就只能得出结论说,我们所应用的各种周期性现象从根本上来说都是均匀的。不过不都是完全均匀的,比如,一天的长短就稍有变化

物理学所量度的是“物理时间”。各种生物,包括人在内,都参加了周期性活动(如睡眠和清醒),而且,这些活动无需依赖外界的变化(如白天和黑夜)。不过,这种“生物时间”并不象物理时间那样严格

此外,当然还存在着一种对时间长度的感觉,或者说“心理时间”。即使看着一只钟,干一天活仍然显得比同好朋友在一起呆一天要长得多

阿西莫夫《你知道吗?--现代科学中的一百个问题》科学普及出版社 1984年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